新常态下法官与律师:正如舟与水的关系(三)


1.png



前言:2015年5月20日我所主任陆海律师参加由省高院和省司法厅组织的关于法官和律师新型健康良性互动关系研究会,会上陆主任作为律师代表,发表了题为《新常态下法官与律师:正如舟与水的关系》的主题报告,我们将分期全文刊登。上一篇文章讨论了第二个方面“我是谁的问题”,即:法官和律师应正确认识“我是谁?”,法官与律师本质上是法律职业共同体成员,只有解剖自身才能重新回归职业本位进行分析。本文将从第三个方面探讨应然层面上法官和律师的关系,强调“独立、尊重、监督、协作”的行为方针,更加注重二者之间的相互独立和监督。以下是正文:

   

第三个方面:法官和律师应“两眼相望”----从应然层面上讲是舟与水关系,从规范意义上则须强调“独立、尊重、监督、协作”八字关系。
    我们已经参阅了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湖北省司法厅关于构建法官和律师新型健康良性互动关系的实施意见。作为律师,我高度赞赏上述的总体意见,我认为,她抓住了法官与律师关系的本质,本质一法官和律师都是人,人与人之间总会产生千丝万缕的关系,加之中国社会几千年的传统是人情化社会,更不能人为隔离,“与其堵不如疏”强调相互的尊重和协作;本质二法官和律师都是法律人,法律人的底线和原则必须坚守,这是任何复杂关系后的唯一本质归位—— 法治关系,即强调二者相互独立和监督。
   

一是相互尊重职业(这是人和法律人的人格尊严需求)

诉讼过程中法官与律师双方要尊重司法规律,尊重双方的分工。一般来说,一个社会对法官的尊重程度表明法治的程度,法官对律师的尊重程度,则表明了这个社会的公正程度。
     
1.舟离不开水,法官应当尊重律师才能真正体现法治。有篇在律师界广为传颂的文章《法官应当如何对待律师?》出自邹碧华之手,他曾说:“尊重律师、注重沟通,天塌不下来,庭开得更好。”法官对律师的尊重程度,体现了一个国家的司法公正程度。”邹碧华生前总把这句话挂在嘴边。之所以反复说,是因为他真切感受过两种职业不必要的“碰撞”。他曾在博客中写道:“有的法官非常强势,不愿意多听律师解释;有的法官在法庭上不注意听取律师的陈述和意见,或者在感觉律师陈述和意见与自己认知相左时,随意打断律师发言……这些问题如不加以治理,将对中国的法治产生巨大伤害。邹碧华认为,法官应当确立“法律职业共同体”的理念,以尊重律师为己任。缺少了律师的参与,法官要么就是在法庭上演“独角戏”,要么就是与检察官上演“二人转”。举例:本人参与代理的保险诈骗案,涉案金额9600万,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2.水离不开舟,律师应尊重法官。“律师对法官的尊重程度,体现了一个国家的法治发达程度;”邹碧华生前总把这句话挂在嘴边。律师首先应当维护法官的尊严,这是对国家法律的执行者的尊重、对国家司法权的尊重;其次,即使是法官出现言行不当、特别是违背法律规定,违反法定程序的行为,律师也应当通过正当的渠道,积极、善意地提出,从而保证诉讼活动的顺利进行。举例:本人在武汉中院办理的一个毒品案件。
   

二是彼此坚守独立(这是法律人和法律职业共同体的需求)
    律师与法官面对同样的法治大环境,需要坚定同样的法治信仰。
法官与律师共同服务于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对方所处部位的纰漏同样会使自己所为的法治大业颠覆。双方之间都共同遵循着法律运行的基本规律,支撑着司法公正的宏伟大厦。
   
1. 在诉讼活动内,二者彼此坚守独立
    首先要保障法官与律师之间的依法、公开交往。
“依法”是要求两者按照相关诉讼法、律师法以及法官道德准则等法律规定进行。按照法律规定,允许的交往,应予充分保障。对于法律规定的禁止交往,应该予以严禁。
其次,律师应独立代理和辩护,不受任何干扰。法官的独立审判当下更应落到实处,既然要实施法官案件终身负责制,我们都要努力推动并维护和实现中国出现真正的“法律国王”——法官。
     
2. 在诉讼活动外,二者彼此坚守独立
    法官与律师应当谨慎交往,
在工作以外尽量减少社会活动,减少与律师之间的“亲密”关系,尤其是同处一个工作地区的法官与律师更需注意这点,法官和律师之间相互制约,相互制衡的机制是廉洁司法、保障司法公正的必要手段,法官与律师应当自觉接受监督,除自我监督外,还要接受内部监督、行业监督、权力监督、当事人监督、舆论监督、群众监督。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保障司法公正就应建立律师与法官之间的“隔离带”,相反,法官与律师之间的合法有效的沟通属于必要性路径选择。

   
三是相互协作、监督(这是法治共建的时代要求)
法官和律师的关系问题也是人际关系的一种,我们不能非理性地绝对隔离。法官与律师之间要尝试建立相对稳定、畅通的交流沟通机制。法院内部不应过多强调在法官和律师之间建立隔离带,强调“物理隔离”,在法官与律师之间划鸿沟,把两者关系变成“互相防范”的敌对关系,致使“法律共同体”建设渐行渐远。
    法官和律师的每一次庭审其实都是一次协作,同时也是一次监督。相互的监督必须落到实处,第一个建议同步成立法院、司法局、律协联合投诉处理中心,做到有投诉必有回复,建立投诉备案机制,且要与法官和律师的评优、晋级、薪酬体系等相衔接。第二个建议成立法官律师关系协会,构建相互交流的平台,与其堵不如疏,建立公共交流平台更有利于法官律师的依法公开交往。
    最后,我衷心希望《关于构建法官和律师新型健康良性互动关系的实施意见》能内容进一步细化,增加可操作性、能真正得到落实执行,为推进法治湖北作出新贡献!
    最后说明一下:本文纯属个人观点,不代表任何群体,本文观点有失偏颇之处,文责自负!本文仅限于学术探讨交流。

(完结)


昵称:
内容:
验证码: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