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海---李某某故意伤害案最终获缓刑

陆海律师优秀辩护词



审判长、审判员

接受被告人李某某的委托,指派陆海律师担任被告人李某某涉嫌故意伤害罪的一审辩护人。本案中,被害人舒明楚被伤害已是事实,对此我作为个人,不以律师身份,对被害人遭受的伤害表示同情和遗憾,无论怎样,也不论是因什么原因引起,这是一个不幸的事件,是一个人性上、情感上受到伤害的事件。但无论是我还是其他人作为辩护律师,从法律的角度必须要依法对这个案子做出辩护,这是我们法治的需要,人性、情感不能代替法治。

鉴于本案中核心证据存在严重的程序违法问题,从实体内容来看,也无法构成有效的有罪证据链。再综合考虑本案的起因和导致矛盾激化的背景,辩护人经过慎重考虑,本着疑罪从无的法律原则,决定为李某某做无罪辩护,以下是具体的辩护意见:

第一部分:本案程序严重违法,非法证据应予以排除

辩护人认为:本案从侦查、到起诉程序屡屡违法,漏洞百出。程序正义的价值在此被漠视和忽略。

【案件时间节点】从本案程序上的关键时间节点,就可以看出本案程序上的诸多严重违法之处:

1、2011年3月24日做出的侦查终结报告,从法律上讲除了退查以外,公安机关不能再取证。可是本案中的证据序号57、59、63、64、73、82、88、95、122等诸多的证据均是在此后取得。接下来的问题是退查没有?

2、根据起诉书的记载,从时间上看,第一次的起诉被退回补充侦查,重新起诉的时间是2011年4月22日,并且在同年6月1日,再次退回补充侦查,但补充侦查材料在本报告里没有体现,而且,翻阅全部的卷宗材料,也没有发现有关退回侦查和补充侦查的材料。由此,那么我们只能做出法律判断,既然上述的侦查终结报告是最终的,那么此后取得的证据材料,属于来源不合法,属于无效证据。

3、第一份关于舒明楚的伤情鉴定结论(广公伤字2010-49卷976号)是2010年12月6日作出的,但鉴定结论通知书制作的时间是2010年11月26日,且该通知书已载明了鉴定结果,也就是鉴定结论还没有作出,公安部门就已经卜卦算到犯罪嫌疑人轻伤(偏重)的结果,该证据在程序上明显不合法,这等于孙子先出世,再生出爷爷,既违反自然规律,也违反法定程序。对此,我们可以理解为,第一次鉴定结论通知书上的鉴定结论并没有经过鉴定的,是主观认定为轻伤后告知的,那么这样的证据其真实性、合法性在哪里呢?

【司法鉴定过程及结果上】从本案司法鉴定的过程和结论上看,也是存在诸多严重违法之处:

1、从程序上,对被害人舒明楚伤情的再次鉴定程序不合法。

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条第二款规定:“对人身伤害的医学鉴定有争议需要重新鉴定或者对精神病的医学鉴定,由省级人民政府指定的医院进行。鉴定人进行鉴定后,应当写出鉴定结论,并且由鉴定人签名,医院加盖公章。”根据该条文,对人身伤害需要重新鉴定的,鉴定单位首先应当是省级人民政府指定的医院;其次鉴定结论应当加盖医院的公章。

2、从被告人的申请鉴定权上看,本案中被告人李某某对重伤鉴定结论不服,得到了一次结论不确定的鉴定结果。其再次提出重新鉴定,本是理所当然。且法律规定也允许再次鉴定。但相关部门却以其已经申请鉴定过一次为由不再同意鉴定。令人可笑的是,2011年4月18日,公安机关发给被告人的鉴定结论通知书还明确规定,不服鉴定结论的可以再次申请重新鉴定,为此,被告人向法院、检察院都提出了重新鉴定的申请,但是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3、对第三次鉴定结论的分析。第三次鉴定为最终结论,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条第二款规定,该《司法鉴定意见书》存在以下问题:(1)鉴定主体不合法,其鉴定主体是湖北同济法医学司法鉴定中心,并不是省级人民政府指定的医院,司法鉴定中心与医院是两个不同的独立的主体;(2)鉴定意见书上没有加盖医院的公章;(3)鉴定结论不是唯一确定的,只是“目前可评定为重伤”,并不代表最终能评定为重伤,这一结论不具有唯一性、排他性。

综上,我们认为,对舒明楚的伤情鉴定在程序上,内容上均是不合法的,不能作为定案依据,依法应当予以排除。

【取证过程上】从取证过程上看,有关键证据系违法取得,还有检察院未依法作提审笔录:

1、李超的供述,对李某某而言就是证词。由于庭审中李超已经明确被刑讯逼供过,显然,此证据为非法言词证据应排除。

2、针对李超可能存在的刑讯情况,其承办律师向检察院提出过伤情鉴定申请(伤情线索),但没有任何回应。检察机关应当依法进行监督和调查核实。根据《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第382条规定“人民检察院审查逮捕部门、审查起诉部门在审查逮捕、审查起诉中,应当审查公安机关的侦查活动是否合法”。

3、公安机关存在明显的诱供行为。李某某的笔录第77页,“问,2010年11月3日,你当时在广水,当时是否有一个叫姜战浩的人,你为什么指示杨伟、李超打舒明楚”,明显诱供。姜战浩的笔录第178页“你们怎么知道要教训砸售楼部的人(舒明楚)是你们李总安排李超的”是露骨的诱导示发问。

结论:对于以上违法证据,希望法庭能依法予以排除。

第二部分:本案证据在实体上:指控李某某犯罪的主观和客观方面的证据明显不足

【指控的主要犯罪事实】控方指控李某某指使李超、杨伟等人实施了对舒明楚的伤害行为,起诉书指控的主要犯罪事实是:(1)李某某对广水鑫天地售楼部被砸一事深为不满,认为系舒明楚指使其手下民工所为,扬言要报复舒明楚;(2)指使杨伟购买作案工具和盯梢,并指使李超纠集人员,一旦机会成熟,就对舒明楚进行报复。

【第一点指控:关于李某某主观上,犯罪故意的指控证据明显不足】

对于以上第一点指控,即李某某扬言要报复舒明楚,控方提交的主要证据为舒明楚的两份询问笔录,主要证明李某某产生犯罪故意的原因及存在犯罪的故意。

【第一份笔录】第一份笔录为2010年11月7日制作的舒明楚讯问笔录,该笔录记载:“……开发商老板(法人代表李某某)对我们有意见,2010年11月3日,他们叫了三四十人到工地要强行接工地的水电,打伤了一个工人。但他们没有接成,当天中午,李某某打电话给我,扬言要叫人砍我。”对于这份笔录,我们认为是不合法的,不能作为本案的定案依据,应依法予以排除。理由如下:

(1)笔录的形成时间无法确定,只有公安机关单方写的时间,舒卫红代签签名没有写时间;

(2)有两种明显不同的笔迹,询问人、记录人的签名及其工作单位是一种笔迹,后面记录的内容又是一种笔迹,笔录的真实性无法确定;

(3)笔录的签名不是舒明楚本人,而是舒卫红代签,首先没有注明代签的原因,其次舒明楚受伤的是左手,并不是右手,应当由其本人签名;

(4)舒明楚称“李某某打电话给我,扬言要叫人砍我”只是其单方供述,并无其他证据佐证,孤证不能作为定案依据。

【第二份笔录】第二份笔录为2011年4月18日制作,并注明复印于2010年11月3日广水鑫天地售楼部被损坏一案。我们认为,这份笔录也不能作为定案依据,应依法予以排除,理由如下:

(1)真实性无法确定。这份笔录针对的是2010年11月3日广水鑫天地售楼部被损坏一案,该案案发时间为2010年11月3日,且当时鑫天地公司报警,认为售楼部被砸是舒明楚指使其侄子舒胜强所为,但广水市公安机关竟然在5个月之后才找舒明楚做笔录,真实性明显存疑;

(2)存在引诱作证的嫌疑。这份笔录前面的内容为舒明楚和鑫天地公司工程承包及工程欠款纠纷情况,在笔录的最后却突然问:“2010年11月3日张宏春、李忠柏有没有给你打电话?”根据广水市公安局出具本案第一份起诉意见书,其最初查明的事实均是舒明楚指使其侄子舒胜强砸了鑫天地公司售楼部,在这里却成了张宏春、李忠柏砸了鑫天地公司售楼部。

对于以上两份笔录,我们请求法院调取2010年11月3日广水鑫天地售楼部被砸一案案卷,查明售楼部被砸的真实情况,继而查明控方提交的以上两份笔录的真实性。

【第二点指控:关于被告人李某某是否确实有指使的行为,控方证据存在矛盾、冲突,证据明显存疑】

对于以上第二点指控,即李某某指使杨伟购买作案工具和盯梢,并指使李超纠集人员,对舒明楚进行报复,提交的主要证据为李某某的供述李超、杨伟等犯罪嫌疑人的供述及相关人员通话清单等。我们认为,以上证据亦不能证明李某某实施了教唆行为,理由如下:

1、只有孤立的供述,缺乏其他证据佐证。李超的笔录第117页说“被砸后当天下午(2010年11月3日),李某某打电话把我叫到售楼部那里说这口气一定要出……”,既然控方提供了全部电话清单,但为何在控方提供的电话清单证据里并没有找到李某某和李超的通话记录?第117页说“昨天下午(即2010年11月6日)一点多的时候,我接到李某某的电话,说找几个人教训老舒一下……”我们也没有找到相应的通话记录。显然,控方既然提供了电话清单,但为何没有相应的通话记录呢?

2、李超个人的供述前后矛盾冲突,无法采信。117页说是11月4日李某某叫杨伟送了砍柴用的弯刀六把左右和斧子八、九把,但第128页又说是11月6日晚上,杨伟一个人送来打架用的四五把刀子和一把斧头,送到我居住的出租房内。李超第117页和128页的很多供述不同,作案工具送的时间、地点和送的工具数量前后均不一致,其供述明显不真实。

3、李超的供述和杨伟的供述相矛盾。

1)对于作案工具,杨伟在第89页供述说“到第二天中午,买好刀、斧头,李超叫我送到三环路中央酒店门口,我就走了”显然,这与李超的供述明显不一致。

2)关于两人见面的时间也不一致。李超在第117页说“被砸后当天下午(2010年11月3日),李某某打电话把我叫到售楼部那里说这口气一定要出……,李某某当时也喊来杨伟……”。但杨伟在第88页说“在售楼部被砸第二天(2010年11月4日)……李某某说非要找人砍了他……当时李超也在旁边……”。二者时间明显不一致,其内容缺乏真实性。

4、最重要的是李超被刑讯逼供过,其证据本来就应依法予以排除。李超被刑讯的目的是什么?这里已经是昭然若揭。

5、杨伟的供述笔录真实性存疑。杨伟在讯问过程中没有说自己不识字,公安机关也没有验证,但在讯问笔录上末尾的签字明显不同:前三次笔录记载了“以上记录念我听过,和我说相符”;最后两次笔录记载的是“以上记录我看过,和我说的相符”,那么他到底识字不?为何一个简单的签字还相矛盾?我们不得不合理推测,如果他不识字看不懂只能念给听的话,为何后面又识字了?若他识字的话,为何不让他看而只念给他听?会不会听到的和看到的笔录不同呢?鉴于此,其证据的真实性明显存在问题。

6、杨伟当庭否认了和被告人李某某以及司机和做饭的阿姨吃过饭,其实已经直接的否认了是被告人李某某指使其盯梢和买刀具。同时,李某某的供述说和杨伟、司机(容国梁)、阿姨吃过饭。但侦查机关向司机容国梁取证时,为何不取这个关键证据?

7、辩护人发问时,姜战浩当庭否认去过广水两次,而是只有一次,去了广水后一直没有离开过广水。发问李超时,李超也承认一直和姜战浩在一起。二者相互印证,这证实了姜战浩的第178页笔录(为证明李某某指使)不真实。且姜战浩的笔录不是诱供就是推测,178页“估计是李某某……”典型的主观猜测,不具有证据效力,第178页“你们怎么知道要教训舒明楚的是李某某……”是非常明显的诱导式发问,不合法。

8、关于电话清单的问题。不仅在证据的形式上不合法,其证明的内容也无法核实。

理由是,没有相关被调取单位的公章,证据的来源到底是哪里?没有看见武汉市公安局和电信局的证明或公章,显然真实性存疑。18971270505、15337143593、13971058359显示的户主均不是本案的被告人,显然与本案缺乏关联性。退一万步说,即便电话清单是真实的,又怎么证明通话的内容呢?事实上,地球上只有通话的两个人知道到底说了什么?我们均无法作出判断。再退一万步说,即使是她的号码,也可能被借用,刚才庭审中间姜战浩就已经证实了别人用他手机打电话的情况。而庭审中,李某某已经多次提到其没有与李超、杨伟通过电话,但和保安经理刘清华通过话,通话的内容是让他们不要撤回武汉。

【第三点指控:李某某自认有罪的供述:明显供述的内容不真实,并存在诱供】

1)第74页,问:你知道我们为什么找你?答:知道。是为我雇凶伤人的事找我。何为雇凶?通常的理解是花大量钱找不熟悉的人进行犯罪。可是本案中一直没有证据证实到底被告人李某某花了多少钱来雇?而李超、杨伟的供述也没有说过是李某某雇他们来报复舒明楚?怎么,李某某的笔录会出现雇凶伤人的词呢??

2)第75页,问:你把具体情况详细讲一下?答……我们准备开发鑫世纪花园楼盘时就以湖北鑫天地房地产开发公司的名义与建筑商金青牛(男,46岁,大冶人)签订建筑合同。这话是李某某讲的吗?提请法庭注意:金青牛是一个公司,而不是一个人。请法庭调查核实。

3)第75页“我接到电话听说被砸后就很气愤,我就赶到现场,看见公司的保安李超等人在现场。我就对李超说:人家打上门来,你们都不敢动手,公司养你们有什么用”提请法庭注意的是,就是在被砸后李某某的很气愤的话(姑且认为是真实的)也就是说“你们有什么用”而没有明确表示教训或报复。而事实上,刚才被告人庭上也说了她不是想报复,而是怕事态扩大,是在努力制止,要求全体保安回家休息。这在主观上,足以说明李某某根本就没有伤害的故意。

4)记录李某某的案件事实的讯问笔录真正只有一次,而李超、杨伟等人均有五六次为什么?是否如李某某所说,我要翻供,但是,公安、检察院不谈案子本身,也就没有给她一个说出事实真相的机会呢?事实上,司法实践中,为防止犯罪嫌疑人翻供,侦查机关一般要做三次以上笔录以固定事实。检察院为防止翻供和存在逼供、诱供,一般也要做提审笔录。但本案中,找不到一份检察院的提审笔录。

结论是:李某某的笔录常识性错误、逻辑性错误非常明显,显然不是其真正的供述。这也印证了李某某的说法,是侦查机关做好笔录后诱逼其签字的结果。

特别提请法庭注意的是:尽管庭审中公诉人发问时李超和杨伟很笼统很勉强的说是李某某指使,但这只是一对一指控,并无其他有力证据佐证。况且,指使的时间、地点、如何指使等关键细节在质证时已经证明了诸多不一致。故辩护人认为,主观上和客观上指控李某某的证据均不充足,无法认定被告人的行为构成犯罪。

第三部分:本案的起因和背景上:李某某没有报复的犯意

1、被害人本身的过错

提请批准逮捕书其中第28页写道:“舒明楚安排其侄子舒胜强等人将鑫天地房地产开发的楼盘部砸坏,损失财产达一万六千余元”,侦查机关查明的这一事实应引起法庭注意,这反映了本案的起因、发生的背景,受害人有明显的过错。况且,舒明楚及其侄子舒胜强也没有因此而遭到法律的追究。

2、本案的起因和导致矛盾激化的背景

【本案的起因】

本案的起因,在于舒明楚以鑫天地公司拖欠工程款为由,将鑫天地公司起诉到法院,这本是一个民事纠纷,应当通过司法途径由法院解决。但是被害人为达目的,却采取切断“鑫世纪花园”整体工程供水管线和切断电源,阻扰施工等手段,致使鑫天地公司停工半个月之久,导致了引起本案产生的直接原因,即2010年11月3日打砸鑫天地公司售楼部事件,也导致了今天的保安伤人事件。

【矛盾的激化】

根据公司的资料表明:

(1)2010年10月17日,舒明楚带人切断鑫天地公司工地的供水管和电源,鑫天地公司多次报警,但公安机关均未受理;

(2)2011年11月3日,在被迫停工半个月之后,鑫天地公司组织人员绕开锯断处另接水管,恢复电源遭到阻挠而产生冲突,之后鑫天地公司售楼部被80多人打砸。鑫天地公司报警后,警方未及时处理化解矛盾。但此后,董事长李某某不是指使几十人对苏明楚打砸,而是宣布立刻放假,保安回家,防止事态进一步升级。

综上,本案的起因和背景进行分析,可能是公司保安出于义愤、出于职责自发报复舒明楚。我们不能想当然的就把责任就往法定代表人身上推。

审判长、审判员:

各位坐在法庭上,头顶国徽,身穿法袍,手握法槌,行使法律授予的权力,无一不需要法律上的授权,如果没有程序法上的授权,今天的庭审将寸步难行。同为法律人,辩护人和法官、公诉人都应该如同珍惜自己的职业声誉一样,尊重法定程序,依照程序法来,仔细判断侦查取证程序等是否符合刑诉法,综合的证据是否内心确证,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只有这样,步步为营,环环相扣,逻辑严密,得出的结论,才会赢得大家的尊重,这也是法治的精髓所在。

今天的开庭如此引人瞩目,不是因为被告人是李某某,她只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女人,本案引人瞩目。只是因为她还具有一个广水市荣誉市民的光环身份,是一个武汉来广水投资的房地产开发商女老板,既代表了全体辛劳奉献的广水人民也代表了武汉的广大投资人。但不幸的是曾经的广水市荣誉市民李某某,就坐在今天这个法庭的被告席上。而指控她的证据仅仅只有相互矛盾的其他被告人的供述和辩解,以及无法证明通话内容的电话清单。显然,控方的种种证据中,要么取证形式上不合法,要么证据内容不能证明被告人实施了所指控的犯罪行为,要么是一些对认定犯罪事实没有直接意义的材料,如个人身份等材料。控方证据远未达到“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定罪标准。

鉴于此,我们请求广水市人民法院能真正以事实为依据,顶住压力,办经得起历史考验的案件。谢谢!!

                                        陆海律师

                                二0一一年八月九日


昵称:
内容:
验证码:
提交评论
评论一下